梦笔生花

人非草木,皆无情

比肩同行

  #细水长流#
#年少风景#

“少天…”
“嗯,队长,什么事?”
“少天”
“队长,有什么吩咐?”
“少天,你能离我近一点吗?”黄少天闻言才不情不愿地把老板椅往喻文州哪里挪了一些。
身体的距离可以拉近,慢慢缩短。但是两人此刻的心思确是貌合神离。
心中的距离隔了一条银河,是牛郎织女都无法跨越的距离,况且他们之间没有人为他们搭一座鹊桥。
黄少天手上飞快地做着日常操作。可却连正脸都没有给喻文州。
其实,每一次做着日常训练时,黄少天嘴里都会喷着些无伤大雅的垃圾话。哪怕没有听众,哪怕没有争锋相对的对象。
其实,话多是习惯。
话唠是积累的错觉。
这一次,黄少天却把嘴唇抿得死紧。一副势不开口的样子,颇有几分大义凛然的味道。
神情专注,眉眼锋利。
就像是要出鞘的利剑,随时准备一剑准确无误地给敌人致命一击,目标直指心脏。
喻文州本与黄少天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可如今看着黄少天这副抗拒的模样,倒是让他原本沉静不带微澜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有多久,他没和黄少天吵过架了。
很久了。
久到连上一次吵架的原因都快淡忘了。
记忆中的尘被拂开。过去的种种由记忆的片段被拼接起来。

记忆中,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哭音大声质问他:“为什么是你?吊车尾!你凭什么?为什么要让魏老大当众出丑!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为什么偏偏是你?!”
这样肆无忌惮的话,这样理直气壮的口吻,即使是在哭也是那样骄傲和引人注目。
这就是黄少天,可我才要问,为什么偏偏是你,我最不愿听到的话,为什么还是你说出口。
是谁说?他的心不会痛。
是谁说?“小老头”不会生气?
训练营的人都这么说。
他不是不是不在乎,只是他确实无法反驳。
但是,他会用行动去回敬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总有一天,他会用那令所有人为之“嫌弃”的手速站上荣耀的巅峰。

“我为什么要道歉?这是我努力的结果,我只是赢了而已。”
“我没有觉得对不起谁。”

对于黄少天气势十足的质问,喻文州对此只有两句话。
第一句还不是对黄少天说的。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对他的手速多多少少有点意见的同期生们,早在黄少天比平时还高八度连珠炮似的话语中给轰了出来。
面对这样的阵仗,少年之间是常有的事。
毕竟都是骄傲的少年啊。

谁都觉得觉得自己有理。
谁都觉得自己没错。

可就是这样,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站出来替喻文州解围。
倒是有一群人起哄:“道歉啊,喻文州!”“吊车尾凭什么还留在训练营啊,没淘汰是你运气好!”“只不过是你运气好…”

简短的两句话,少年平静的声音掷地有声。转身就走的少年单薄的身影竟有几分高大。

倒是看愣了一群人。有几个叫的最大声的还囧红了脸。
一直以来,莫名其妙的到底是谁?
喻文州,做错了什么?
喻文州,他没错。
可只有黄少天知道的是,喻文州红了眼眶。
喻文州眼睛红红的时候,好像从前邻居家的小妹妹爱不释手的小兔子。
还有,第二天清早,喻文州换了床单和外套。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有黄少天知道。

年少时的风景,还好有你。
那未来?
少天,你说过,蓝雨的基石和利刃会一直相伴而行。
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