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笔生花

比起天黑和鬼,我更怕你心酸皱眉。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鱼的手,真的好漂亮啊!!那段转笔,苏到没有我!!!
倒地不起✲°⋆꒰๑"̮๑꒱⋆°✲

我的鱼!!!!!
原地爆炸!!!!
预告里的文州一出来,我直接哇的一声哭出来😂😂

(﹡ˆᴗˆ﹡)♡我爱鱼,鱼使我快乐 (*ฅ́˘ฅ̀*)♡

比肩同行

  #细水长流#
#年少风景#

“少天…”
“嗯,队长,什么事?”
“少天”
“队长,有什么吩咐?”
“少天,你能离我近一点吗?”黄少天闻言才不情不愿地把老板椅往喻文州哪里挪了一些。
身体的距离可以拉近,慢慢缩短。但是两人此刻的心思确是貌合神离。
心中的距离隔了一条银河,是牛郎织女都无法跨越的距离,况且他们之间没有人为他们搭一座鹊桥。
黄少天手上飞快地做着日常操作。可却连正脸都没有给喻文州。
其实,每一次做着日常训练时,黄少天嘴里都会喷着些无伤大雅的垃圾话。哪怕没有听众,哪怕没有争锋相对的对象。
其实,话多是习惯。
话唠是积累的错觉。
这一次,黄少天却把嘴唇抿得死紧。一副势不开口的样子,颇有几分大义凛然的味道。
神情专注,眉眼锋利。
就像是要出鞘的利剑,随时准备一剑准确无误地给敌人致命一击,目标直指心脏。
喻文州本与黄少天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可如今看着黄少天这副抗拒的模样,倒是让他原本沉静不带微澜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有多久,他没和黄少天吵过架了。
很久了。
久到连上一次吵架的原因都快淡忘了。
记忆中的尘被拂开。过去的种种由记忆的片段被拼接起来。

记忆中,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哭音大声质问他:“为什么是你?吊车尾!你凭什么?为什么要让魏老大当众出丑!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为什么偏偏是你?!”
这样肆无忌惮的话,这样理直气壮的口吻,即使是在哭也是那样骄傲和引人注目。
这就是黄少天,可我才要问,为什么偏偏是你,我最不愿听到的话,为什么还是你说出口。
是谁说?他的心不会痛。
是谁说?“小老头”不会生气?
训练营的人都这么说。
他不是不是不在乎,只是他确实无法反驳。
但是,他会用行动去回敬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总有一天,他会用那令所有人为之“嫌弃”的手速站上荣耀的巅峰。

“我为什么要道歉?这是我努力的结果,我只是赢了而已。”
“我没有觉得对不起谁。”

对于黄少天气势十足的质问,喻文州对此只有两句话。
第一句还不是对黄少天说的。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对他的手速多多少少有点意见的同期生们,早在黄少天比平时还高八度连珠炮似的话语中给轰了出来。
面对这样的阵仗,少年之间是常有的事。
毕竟都是骄傲的少年啊。

谁都觉得觉得自己有理。
谁都觉得自己没错。

可就是这样,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站出来替喻文州解围。
倒是有一群人起哄:“道歉啊,喻文州!”“吊车尾凭什么还留在训练营啊,没淘汰是你运气好!”“只不过是你运气好…”

简短的两句话,少年平静的声音掷地有声。转身就走的少年单薄的身影竟有几分高大。

倒是看愣了一群人。有几个叫的最大声的还囧红了脸。
一直以来,莫名其妙的到底是谁?
喻文州,做错了什么?
喻文州,他没错。
可只有黄少天知道的是,喻文州红了眼眶。
喻文州眼睛红红的时候,好像从前邻居家的小妹妹爱不释手的小兔子。
还有,第二天清早,喻文州换了床单和外套。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有黄少天知道。

年少时的风景,还好有你。
那未来?
少天,你说过,蓝雨的基石和利刃会一直相伴而行。
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沐清风

又是三月雨,细细密密的雨点落下时还是那么突然,沐国的雨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就落下,又在不经意间停下。
沐清风也不知这雨何时停下,只好临时找一处地方瓦檐避雨。出门出的急,忘记带油纸伞也是难免的事。而沐清风身为王爷,虽有尊贵的身份,但此时身旁却也只跟了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小厮帮忙提着一些出门必备的物品。身旁再无他人伺候。
而暮翎一眼就记下这副光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未曾束发,一头如墨长发随意披在身侧,一身素衣,衣袖上只有鎏金的暗纹,墨竹的图案虽然简单倒也不失典雅。美中不足的是脚上的白靴沾了泥点。
暮翎远远望去,只能看到那少年身影单薄,眉头轻蹙,轻眺远方。
好一幅良辰美景。
幼年就随军居住在塞北的慕翎,虽然身为将军之子,但是与人相处方面当真是热情的很,毫不拘谨。三言两语就能与人打成一片。
只是那么一眼,看着那人单薄还略带凄清的身影,就注定了,暮翎会倾身相助。
帮他,这是暮翎见到沐清风时唯一的想法,有了想法便去做了,向来不拖泥带水的他在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把手中的油纸伞递给了沐清风,正好对上了是那人干净的眼眸流露出的不解和诧异。
“我认得你,你是沐家王爷,这把纸伞给你,我初来乍到,帮你一次,就算是我们相识一场。”暮翎看着那人慢慢舒展的眉头,脸上的笑容越扩越大。
“谢谢”沐清风礼貌的勾了勾嘴角,做了回应。可却没有接那把纸伞的意思。
暮翎见状,也不觉尴尬,手中的伞却也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两人维持姿势不动,倒是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身旁随行的小厮看着两人这般。倒是先心急了起来。暮翎随行的小厮扯了扯暮翎的衣袖,在暮翎耳旁小声的叮嘱:“他若不要,你何必一定要给,再说,伞只有一把,给了我们要如何回去?”
暮翎看着那个随身跟随还不足十五光景的小厮,那毫不知收敛的神情,对此也没有什么表示,倒是一把抓过沐清风的手,把伞放在那人手心。
“只是善意之举,你何不成全了我。”暮翎语气虽然平淡,但若是耐心咀嚼,倒是有几分无可奈何的味道。
沐清风听了这话倒是认真看了那人两眼。
剑眉星目,英挺的鼻梁下是两片绯色薄唇。一袭黑衣,一头黑发被黑色素带高高束起。身上除了腰间的配剑和垂下的落缨,竟找不出其他的身外之物。
利落,干净,决定的事情不会因为他人而有所改变。
这是沐清风对暮翎的第一印象。
好感加成,沐清风不再推脱,接过那伞,刚想道谢。谁知那人又给他牵来了一匹马。
这是惊喜,可心下又是添上几分忧虑。
一面之缘,暮翎为何要对他那么好?
身在皇家,不得不防。







《沐清风》

上一世,忠诚如他,痴情半生,苦等芳华,却为了他人做了嫁衣。把心爱的她亲手收到那人身边,自己却苦苦含冤,凄凉而亡。这一世,他蛰伏隐忍,步步为营,却始终比不了那人的笑颜与音容。
我用尽全力爱你,却赴了一场无解的约。等不到你,这一切,又怎可能还有意义?
请你,给我一个,这一世,再爱你,的理由…

只有我知晓

#喻黄#
平淡如水的文风
进展太慢系列

那还是第六赛季的夏天,那也是喻文州带领的蓝雨战队的第一个冠军。
没错,这只充满了残缺美和包容力的队伍,在这一次的夏天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战。
胜利总是轻而易举的冲昏人的头脑,特别还是这种来之不易的胜利。
于是在蓝雨队长喻文州的特赦下,大家一起开了包间,特意准备了酒来庆祝,虽然只是普通的罐装啤酒,度数不高,只是浅尝还不足以让人失去理智。
但是当喻文州看着这整整两大箱的啤酒被送进来时,还是意外的挑了挑眉,然后挂着招牌式微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家队员们。
众人无一例外的背后发凉。
当然,除了黄少天。
黄少天,联盟的机会主义者,当然要抓住眼前的机会,然后成功拿下他们队长。
因为他知道,眼前是最好的机会了。
蓝雨好不容易有了专属他们的夏天,虽然属于蓝雨的夏天还会有很多很多,但是和队长一起拿的第一个冠军,第一枚冠军戒指,黄少天真的找不出比今天还更有纪念意义的了,他想让今天这个日子,变得更为重要。
“哈哈哈,队长,今天大家高兴,你就不要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看谁先敢动的样子啦…搞的大家连酒都不敢喝了,多扫兴啊…”从最初的慷慨激昂到声如细蚊,黄少天表示看着自家队长不断放大的笑脸,他决定还是暂时先闭嘴的好。
喻文州好笑的看着眼前乖乖闭嘴的黄少天,还是觉得他张扬一些的样子比较习惯,虽然联盟除了他,没有几个人能让黄少天露出这副乖巧的模样了。
“那大家尽兴而为吧,当然还是不要太过,毕竟保护手是第一位。”
“队长都发话了,开始开始吧,我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哈哈,多叫点菜吧,这样配着吃,比较不容易醉。”
“好啊好啊,反正今天经理请客,战队出钱!”
交代完一些事情,喻文州惊讶的发现一道并不陌生的视线一直黏在他身上。
就那样,一直看着他,好像并不怕他一回头就能把他抓个正着。
但是他并不打算转头去看那道视线的源头,因为,他太了解他啦,更何况,他想做的事情,给予最好的支持和肯定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阻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