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笔生花

人非草木,皆无情

沐清风

又是三月雨,细细密密的雨点落下时还是那么突然,沐国的雨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就落下,又在不经意间停下。
沐清风也不知这雨何时停下,只好临时找一处地方瓦檐避雨。出门出的急,忘记带油纸伞也是难免的事。而沐清风身为王爷,虽有尊贵的身份,但此时身旁却也只跟了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小厮帮忙提着一些出门必备的物品。身旁再无他人伺候。
而暮翎一眼就记下这副光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未曾束发,一头如墨长发随意披在身侧,一身素衣,衣袖上只有鎏金的暗纹,墨竹的图案虽然简单倒也不失典雅。美中不足的是脚上的白靴沾了泥点。
暮翎远远望去,只能看到那少年身影单薄,眉头轻蹙,轻眺远方。
好一幅良辰美景。
幼年就随军居住在塞北的慕翎,虽然身为将军之子,但是与人相处方面当真是热情的很,毫不拘谨。三言两语就能与人打成一片。
只是那么一眼,看着那人单薄还略带凄清的身影,就注定了,暮翎会倾身相助。
帮他,这是暮翎见到沐清风时唯一的想法,有了想法便去做了,向来不拖泥带水的他在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把手中的油纸伞递给了沐清风,正好对上了是那人干净的眼眸流露出的不解和诧异。
“我认得你,你是沐家王爷,这把纸伞给你,我初来乍到,帮你一次,就算是我们相识一场。”暮翎看着那人慢慢舒展的眉头,脸上的笑容越扩越大。
“谢谢”沐清风礼貌的勾了勾嘴角,做了回应。可却没有接那把纸伞的意思。
暮翎见状,也不觉尴尬,手中的伞却也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两人维持姿势不动,倒是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身旁随行的小厮看着两人这般。倒是先心急了起来。暮翎随行的小厮扯了扯暮翎的衣袖,在暮翎耳旁小声的叮嘱:“他若不要,你何必一定要给,再说,伞只有一把,给了我们要如何回去?”
暮翎看着那个随身跟随还不足十五光景的小厮,那毫不知收敛的神情,对此也没有什么表示,倒是一把抓过沐清风的手,把伞放在那人手心。
“只是善意之举,你何不成全了我。”暮翎语气虽然平淡,但若是耐心咀嚼,倒是有几分无可奈何的味道。
沐清风听了这话倒是认真看了那人两眼。
剑眉星目,英挺的鼻梁下是两片绯色薄唇。一袭黑衣,一头黑发被黑色素带高高束起。身上除了腰间的配剑和垂下的落缨,竟找不出其他的身外之物。
利落,干净,决定的事情不会因为他人而有所改变。
这是沐清风对暮翎的第一印象。
好感加成,沐清风不再推脱,接过那伞,刚想道谢。谁知那人又给他牵来了一匹马。
这是惊喜,可心下又是添上几分忧虑。
一面之缘,暮翎为何要对他那么好?
身在皇家,不得不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