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笔生花

人非草木,皆无情

让我港一下巅峰荣耀里喻黄王锐的互动

豌豆黄儿:

巅峰荣耀太好玩了我窒息。算是癫狂版读书笔记的番外(这玩意儿还有番外


依旧是非常癫狂。脑补,过度解读,各种cp倾向


===========================


1.【双核时代】



电视机上画面闪烁着,传出解说员激情的呐喊。这场荣耀联盟比赛的对决,已经到了决定最终胜负的时刻。坐在电视机前的一群少年,纷纷捏了一把汗,紧张的有些透不过气来。一个少年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跳起,冲着电视机挥拳呐喊起来:“上啊老鬼!不要输给他们!你没有这么不中用吧!!不就是两个新人而已!昨天你是这么说的吧?你是在吹牛吗?”


少年喋喋不休地叫着,但是场上的形势却终究没有在他的呐喊声中改变。




解说宣布了胜利,比赛谢幕。画面上是百花双人组队索克萨尔最终击杀的反复重放,坐在电视机前的少年们神色都很黯然,谁也没有说什么。还是之前那个少年,一步上前,怒气冲冲的关掉了电视。


“没用的老鬼!”他嘴里还在嘟囔着。但其他人依旧保持沉默,敢这样评价、称呼他们蓝雨队长魏琛的人,在整个俱乐部里也都只有他这么一位,其他少年实在没有办法跟着附和。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这时却有一个人从电视机前的人群中站了起来,如此说道。


黄少天看着这人,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


吊车尾的……很令人尴尬的称谓,可是喻文州从进入蓝雨训练营的那天开始,表现就一直居于末流。他那实在无法让人恭维的手速,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不具备一个职业选手的基本素质。


但是他留下了。经过蓝雨训练营的层层筛选淘汰,大家都觉得他肯定早早就会出局,结果他却留到了最后,成为了蓝雨战队的预备队员,会被正式培养成为职业选手。可即便这样,因为他的手速在经过这么久的训练后依然没什么长进。所以即使淘汰了很多人,在这些被留下的优秀学员当中,他依然是吊车尾。由资质最优秀的黄少天喊出这称呼,尤其显得有说服力。


但是喻文州对此却不气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他的看法。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说道。


“哦?叶秋的名言吗?”黄少天说道。叶秋,荣耀联赛上届总冠军的得主,这句话因为出自他之口,所以被很多人所信奉。但是黄少天显然并没有太当回事。


“不是名言。”喻文州却还是很平静地说着,“是事实。”


“所以说,如果你也在场上,局面就会不一样了吗?”黄少天讥笑着。


“不,应该在场上的是你。”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一愣,别人说一句他可向来至少要说三句的,此刻却罕见地沉默了。他不由自主的开始设想,如果自己在场上,自己的剑客夜雨声烦在索克萨尔身边的话,自己能做些什么呢?


“嗯,这个问题嘛……”他终归还是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嘴后一看,却发现原来喻文州的位置上已经没人,房门半掩,这家伙竟然离开了。


自己,被这个吊车尾的给教育了?黄少天再次站在原地发愣。



著名吊车尾事件出处。看出我们鱼那时候就敢正面跟社会你天哥叫板(?),并且把天哥怼到哑口无言。难道这就是爱的心跳?一直觉得“老鬼”这个称呼也很可爱233333333





“搞什么!”黄少天对此十分不满。他随蓝雨战队一起来了现场,不过还不是正式选手的他也只能留在观众席上观战,更多的关注,也是留给了这场嘉世对战百花的比赛。


“这是战术。”黄少天身边,喻文州捧着一个硬皮本,正往上写着什么,字迹十分工整。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黄少天对他嗤之以鼻。


喻文州不和他争辩,只是盯着比赛。双方明明还没有发生接触,但他看得却好像更认真了。


“一叶之秋这是在躲什么,还说是斗神?”黄少天在一旁抱怨个不停。



天天这时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一股子傲气与冲劲,真是小狮子啊。鱼鱼这时候就开始默默记笔记了。大家都关注到了天天对鱼鱼态度转变明显,其实鱼鱼对天天也是啊2333333这里的鱼明明是一脸“傻逼我才懒得跟你说”,正文里面,鱼鱼是非常喜欢问天天意见的。果然两个人谈恋爱以后就……(你


另外,我觉得鱼鱼这种吊车尾水平的人都能到现场,应该那时候训练营留下的只要想来都来了吧。为啥这两人彼此不对付还坐在一起。emmmm





“上啊!!”黄少天兴冲冲地呐喊著,他喜欢这种锐不可当的冲劲。


但他身旁的喻文州却眉头紧锁,看起来面有忧色。他不断翻看着自己之前写下的内容,计算思考著什么。他想知道目前一叶之秋的位置,可是大屏幕始终没有给出。


“打垮他们!!”黄少天的声音几乎就没停过,画面也终于在嘉世节节后退的情况下,显示了一叶之秋在干什么。


一叶之秋……居然什么也没有干,只是停留在一个位置。


“这白痴在做什么?”看到这一幕的黄少天脱口而出。但是喻文州更注意的是一叶之秋目前的座标。


(56,73) 座标被他快速地摘抄下来,彷佛是得到了解题所需要的最后一个公式,一切疑难终于在此时全部解开。


喻文州敲打了几下硬皮本,合上。


接下来,就该是看比赛来验证自己的推测了。


一旁的黄少天一直叫嚷着观看比赛,表现得极其兴奋,但是眼角余光也一直留意着喻文州的举动。


这家伙发现了什么? 看到喻文州合上硬皮本一脸期待地望向比赛,黄少天心下想着。



小鱼鱼和小天天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天天看比赛相当热血,而鱼鱼则有点学霸的感觉,在大家还在困惑看不穿的时候已经提前做出了答案,喜滋滋又小骄傲地等着验证答案了。一旁的天天还在想这人到底在干嘛,小天天虽然看不起吊车尾但还是很在意他嘛。


不过正经话,这里可以看出鱼的眼光真的很毒辣啊。这才是第二赛季,他也还是个16岁的娃娃呀。


另外,我一直在想,鱼鱼会不会其实在心里疯狂吐槽,但是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傻不傻这里明明就是这个意图啊冲个屁啊就不告诉你你待会儿就惊讶去吧/啊哈哈哈哈我说的对吧对吧对吧傻了吧。面上:微笑不语。





“搞什么呢这是?”黄少天嘟囔着,心理落差已经完全写在脸上了。


“这是战术”喻文州还是这个问答。不过即使是他脸上也有惊讶,他想到了嘉世会有这样破局的变化,但是他没想到嘉世竟然可以在破局中一波就这样把落花狼藉打死……


这是战术,可是能将这个战术发挥出如此效果,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喻文州又翻开了他的硬皮本,这一次黄少天看了过来,准备看看这家伙到的是在记些什么。 喻文州却提笔迟疑了好一会,最后写在本子上的,仅仅是两个名字。


叶秋,一叶之秋。


这算什么?黄少天刚要问,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


“你以为只有他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有人在他们身后说道。


两人回头,看到的是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少年 ,因为座位稍高,让他可以轻松看到喻文州写在硬皮本上的内容。此时他正打量着转过身的喻文州,但是他的双眼却有些奇怪。两个眼睛并不对称,左眼比起右眼似乎要大上一些。


“你是谁?”黄少天立即问道。


“微草,王杰希”对方回答。


黄少天笑。微草战队的阵容中可没有这么一个名字,这个小子以微草自居,顶多和他们一样是训练营的学员。说话这口气,可真是有点大言不惭。


“你……”


“你好,蓝雨,喻文州。”


黄少天正准备出言讥讽几句,却想不到喻文州已经向对方伸出了右手。前后两排的少年,相互握了握手。


“你不认为这种程度,很大原因是因为叶秋的个人水平和一叶之秋的角色强力?”喻文州随即问道。


“当然是因为如此。”王杰希说道。


“靠,那你臭屁什么啊!”黄少天叫道。王杰希刚才的口气就好像那种程度不止叶秋能做到,他也能做到似的。


“因为我对战斗法师并不是很精通。”王杰希说。


“哦?那你的职业是?”喻文州问道。


“魔道学者。”王杰希说。


魔道学者……听到王杰希的荣耀职业,喻文州和黄少天忍不住互望了一眼。这个少年他们没有听说过,但是微草战队的当家角色——魔道学者王不留行可也是赫赫有名的强力角色。在这样的战队中,选择当家职业的角色,那通常都是有很深的意味啊!


“魔道学者的话……”喻文州回望台上,此时的场上,百花战队中不也正好有一位魔道学者?只是刚刚一叶之秋直接从半空中戳回地面,而后在嘉世的全力反扑中也尽显狼狈。



喻黄与老王命运的相遇(什么  老王和鱼鱼真是一样的电波系,马上就对上了脑回路。两个人都直接报出自家名字可以说都是有那种意气风发的少年感呀。天天不爽老王很久了(不是 天天在意俩人说话的小细节也感觉超可爱的。结果天天又插不上话了,爆笑。


另外这里提到,比他们略大的少年,看来还是老王比喻黄岁数更大一些了。





“如果我是他的话。”王杰希说着,向喻文州示意,让他把他的硬皮本拿过来。


“抢(58,70)这个点,然后从这里,切入!”王杰希的手只在喻文州勾勾画画上比划着。


“什么啊?”黄少天看不太明白喻文州的笔记,也没领会王杰希的比划。


但是喻文州的神情却很认真:“这个位置切入?这里?”他戳着本子再一次确认着。


“对!”王杰希点头。


“这……怎么可能?”喻文州说道,他可不是会随便开口质疑别人念头的人,连他开口说出这种话,可见王杰希的这一念头有多么天马行空匪夷所思。


“然后呢?”但他还是想听一听王杰希的想法。


“驱散粉,寒冰粉,扫把旋风。”王杰希只是说出了三个技术的名字。


驱散粉降低对手速度。


寒冰粉赋予武器冰属性。


扫把旋风破局。


三个技能的用途喻文州都意识到了,可是,怎么在这种处境下施展?王杰希之前所说的抢位、切入,分明是把自己塞到了落花狼藉和一叶之秋背对背之间,这狭小的空间,怎么抢出这三个技能。


“吹牛!”黄少天这时看明白了,立即毫不留情地对王杰希表示出不屑。


“下个赛季,你会看到的。”王杰希没有更进一步去解释,因为这当中太多细微之处已经不是用言语可以描述得清的。


“哼。”黄少天依旧表示不屑,“强制取消地裂斩,空中转身银光落刃,一叶之秋的截杀也不是不能阻止。”


“有这样的机会吗?”王杰希笑。理论和现实,往往是存在差距的。


“当然!”黄少天说得异常坚定,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虚张声势。



老王和鱼鱼继续旁若无天地聊23333333这里老王的回答,天天说是“吹牛”鱼鱼觉得惊讶,说明老王这个人的脑子思维真的跟普通人不大一样,这就是魔术师吧www最后天天的设想也是符合他机会主义的人设,小小少年,其实风格都已经成型了。结果天天和老王就怼上了,两人都是一副,你就知道吹,哥比你厉害多了的样子233333333





现场回放的电子屏,恰巧在放一叶之秋这一次精彩的击杀。


“就是现在!”黄少天忽然叫道,但是画面已经一闪而过。


喻文州和王杰希对望了一眼,好在回放不止一次,又一次时,他们已经注意哪个时刻,又一次时,慢放,一切变得更加清楚。


王杰希看黄少天的眼神顿时也不一样了,这个看起来有些聒噪的家伙,原来并不只是话多,竟然发现了他都没有察觉到的东西。


这是一个机会吗?


理论上来说,是的,在这个时间节点,完成黄少天刚才所说的操作,确实大有机会破坏一叶之秋的突杀。


“你叫什么?”王杰希问道。


“黄少天。”黄少天昂起头。


“是有这个机会。”王杰希承认,“但是,能把握到吗?”


看到机会,是一回事,能不能把握住机会,那更是考验。


“下个赛季,你会知道的。”黄少天用了同样的回答。


“那么,下个赛季,场上见?”王杰希说着。


“场上见!”黄少天说。


“你呢?”王杰希问喻文州。


黄少天忽然有点难过。王杰希显然并不知道喻文州在手速方面的缺陷,如果他知道的话,还会对喻文州有这样的期待吗?


喻文州依然很平静。


“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一件事?”他说着。


这一次,轮到黄少天和王杰希疑惑对望了。


“什么?”两人一起问道。


“叶秋不是死人,嘉世也不是只有一个叶秋,你们确定,你们的应对可以就此压制住叶秋,破开这个局面吗?”喻文州说道。


两个人忽然就不说话了。


他们的应对是可以破开局面,但是前提是他们的应对让叶秋束手无策。


可以吗?


两人不再像之前那么有信心了。


“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喻文州说着,合上了他的硬皮本。



著名天天忽悠老王现场,下个赛季个毛啊233333333老王会不会意气风发地去看蓝雨比赛选手名单,上下找了老半天没看到黄少天的名字,气die。然后两个人正在那儿觉得自己牛逼,喻文州一语戳破残酷的现实,人艰不拆啊我的鱼鱼!!!!


另外这里一个很可爱的点,天天的突然难过,是因为鱼鱼的手速问题,他在想老王是否还会期待鱼鱼,其实也是自己对鱼鱼的一点惋惜。明明有了这样的才能却没有相当的手速,可能当不起老王的期待。这时候他和鱼鱼还处于彼此看不顺眼状态,但是却善良地为对方难过,他真是个小天使。





蓝雨战队。


最近所有人都突然发现,黄少天有些不一样了。虽然话还是很多,但是打荣耀的时候却多了些许沉稳,那种来源于网游的,让魏琛一直觉得有些头疼的随性似乎正在悄然收敛着。就好像一个人忽然找到了目标,那么他的行为目的都变得异常清晰明确。


黄少天最近的打法,就在发生着这样的变化。




在长长走廊另一端的训练室里,少年们把喻文州围在了正中,连那个话多的黄少天也是,他们正在争着要和喻文州打一局。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地歧视过喻文州,眼下转变态度,喻文州也丝毫没有介意过去。




方世镜回头,看着走廊尽头,一群少年中的两位。


那是魏琛对他的托付,是蓝雨的未来,是属于蓝雨的双核。


剑,与诅咒。



天天曾经因为是天才和明日之星,可以说是有些自负的,这场比赛,还有和老王鱼鱼的对话让他明白了自己有多少差距和不足,然后就变成了努力的小狮子啦!!!鱼鱼三败老魏以后,天天已经急着跟他较量一场吧,纸上谈兵的吊车尾这么厉害啊。


蓝雨双核是最好的是最好的呜呜呜呜剑与诅咒万岁!!!!(每次看到这里都想哭




2.【传承】



“季后赛,魔术师驾到!”黄少天念着电子竞技周报上的大标题,作为国内最权威的电子竞技媒体,将王杰希作为本赛季常规赛收官报道的主角,可见其对王杰希的期待。但是黄少天看过这标题后,随意扫了两眼内容,更仔细的确实看着报道中的选手照片,最终罕有地露出惆怅失落的表情。


  “那家伙,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呢。”黄少天将报纸扔到桌上,双手垫到脑后,望着天花板嘟囔着。


  一边电脑前端坐着仔细观看一场荣耀比赛,一边时不时还在桌上的笔记本上做些手写记录的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嘟囔后,暂停了比赛,扭头看来,这扫到那报纸上斗大的标题。


  “魔术师,名副其实。”这便是他看完之后的反应。


  “你这家伙……”黄少天似乎有些不满喻文州的反应,坐直了身子,“你对他有什么研究?”


  “他……”



喻黄背后议论老王23333333天天显然还是暗自不爽啊哈哈哈哈不过这时候的天天可以看出已经对鱼鱼的意见非常看重了,还会问鱼鱼对他有什么研究。不过你到底在不满什么啊,鱼鱼夸老王吗,吃醋了吗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不夸我哦我才是你的天天宝贝儿啊!!!”





“少天!”


  喻文州刚要开口,又一位蓝雨的新人少年却在此时创进了训练室,大喊着黄少天的名字。


  “技术部那边,给夜雨声烦做出银武了,队长喊你去看。”冲进来的少年呼声未落,就已经紧接着叫道。


  “什么?”黄少天双眼立即瞪起,从座椅上一跃而起。


  “走吧走吧。”他叫嚷着,早把刚问喻文州的问题给忘了,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刚说了一个“他”字的喻文州,也只能摇头苦笑,目光回到电脑,正准备取消暂停继续观看比赛,那个来叫黄少天的少年却在此时叫起了他。


  “文州,你不去看看吗?据说是有神秘人士在网游中寄给了蓝溪阁很多珍贵的稀有材料,技术部那边才能一举制作出银武呢!”少年说道。


  “神秘人士?”喻文州一愣。


  “是的。”少年肯定地道。


  喻文州的目光落到了训练室一个空荡荡的位置,落到那太久无人用的电脑上。


  在那人以那样的方式离开后,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属于他的电脑,就这样被闲置了。所有人都心有默契的不去坐那个位置,用那台电脑,好像那个说了一句“我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家伙,有一天会忽然又坐回到那个位置似的。


  “其实你……并没有真的离开吧。”喻文州忽然也开始自言自语,神情像是之前黄少天那样,有些惆怅。


  “文州你去不去啊?”那少年却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再次催促起来。


  “去,去看看。”喻文州合起笔记本,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那少年早把门拉开在等着他。抓着门把的右手五指就这片刻都不得安宁,异常灵活的不住活动着,像是在操作着滑鼠、敲打着键盘一般。


  “手速很快。”喻文州看着他那不安分的右手,笑道。


  “这个话题,我还是和少天讨论吧……”那少年说道。


  喻文州笑了笑,他的手速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慢,而且无论如何练习都没有明显提高,看来就是天赋所限了。只不过现在蓝雨已不再有人因此轻视他。因为没有人能以这样的手速,这样的APM在他们这圈中取得胜利。很显然,喻文州有着他们所不具备的才能,足以弥补他手速缺陷的才能。


  而眼前这少年如此说话,也不是嘲笑,只是他的性子有些促狭。队长方世镜说在这一点上,他很有几分那人的风采。这让喻文州很怀疑方世镜是不是因此才在挑战赛中挑中他,将他带到蓝雨的训练营。


  不过就算只论天赋和技术的话,方世镜的这个决定也没有任何值得令人诟病的地方。


  “如果单算右手的APM,他的手速还在少天之上。”这是方世镜对他很重要的一句评价,事实,也确是如此。


  “走吧,方锐。”喻文州没去接少年那句捉弄,只是走出门后叫着他。



锐锐锐锐!!!(疯狂打call


可以看出来蓝雨训练营的锐锐就是个性格开朗但猥琐气质已经初现的孩子了,小动作停不下来也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多动锐。看出来锐锐跟天天和鱼鱼关系还算不错,称呼还挺亲密,说话语气也算挺亲密的。听到有银武器就一跃而起跑出去的急躁天也是可爱得很。锐锐的黄金右手已经初步体现出来了,哎呀我的小点心呀。


那个神秘人就是指魏琛吧,还是挺感人的。老魏啊曾经为了蓝雨也是操碎了心。





喻文州和方锐走进技术部时,发现屋里一片安静,众人围在一台电脑前,没有人出声。连二人进来,也只是有人回头看了一眼,就迫不及待的转回目光了。更多人,却是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两人凑上前,好不容易才从人缝里看到被众人围着的电脑萤幕。


  黄少天就坐在电脑前,极少见的保持着安静。


  银幕上,一柄光剑缓缓旋转着,剑身仿佛一滴被拉长的雨滴,自剑柄滴淌向下,散发着幽蓝的光芒和丝丝寒气。


  安静的沉默了不知道多久,黄少天终于开口,从来能说两句就绝不会只说一句的他,这次却只说了一个字。


  “赞!”


  “试试吧。”就在他身后的蓝雨队长方世镜说道。


  黄少天点头,飞快的将光剑从自制器中取出,装备,马不停蹄地直入竞技场,飞快进入了一场竞技场的比赛。


对决开始,幽蓝的剑光开始在夜雨声烦身遭环绕,没有人注意对手是什么人,也没人留意他的职业,所有人眼中就只有夜雨声烦掌中的剑,看着它被挥舞着,跳动着,刺杀着,最终在血花中收回,结束了这一场对决。


  “太棒了!”这一次,黄少天说了三个字。


  “有了它,下赛季让我给他们好看。”黄少天跳上了板凳,“什么斗神、拳皇、繁花血景、魔术师……都给我等着吧!”




“看你的了少天!”技术部的工作人员纷纷说道。


  “那还用说?当然了!”黄少天叫到,但是很快还是舍不得只是如此简单尝试着新诞生的银武,迫不及待地坐回位置,重又开始操作,一边同一旁的技术人员开始喋喋不休的讨论。


  队长方世镜却在这时默默退出了人群,站到了喻文州的身旁。


  “准备好了吗?”他忽然开口。


  喻文州望向他,方世镜却在望着窗外,望着那片蔚蓝的天空。


  “好了。”喻文州答道。


  “那么也是时候交给你了。”方世镜说着,目光移回,手里似是早已准备好的账号卡,被递到了喻文州手中。


  “从今日起,你就是蓝雨的队长,术士,索克萨尔。”



真是喜欢啊。刚刚成型的夜雨声烦,意气风发的未来的小剑圣,刚刚接手索克萨尔的小鱼鱼。蓝雨真好啊,年轻的双核真好呀!!!!


方队选在这时候把索克萨尔交出去,很有仪式感很有意义的感觉。有种,看啊少天也已经准备好了,你也该接过去了,蓝雨的未来就看你们的了的感觉。




3.【王朝与少年】



“可惜了。”望着霸图战队的选手退场,观众席上有人暗暗摇头叹息着。


  “谁说可惜了?”一旁的黄少天问道。


  “霸图。”喻文州说道。


  “怎么说?”黄少天现在已经非常信赖这个伙伴,对于由他担任下赛季蓝雨队长,黄少天认为是极其英明的决定。


  “比赛过程中至少有四个关键的决胜点。分别是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喻文州指着他的笔记本说道。


  “什么这里这里这里这里……你画的这些谁看得懂?”黄少天歪着脖子看了所谓的四个“这里”后,不满道。


  “回去看录像再说吧。总之,这四个关键,至少有两处霸图的治疗本是有机会控制局面的。那样比赛又有得打了。”喻文州说到。


  “霸图的治疗……”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并不差啊。”


  “我不是说他差,只是霸图这支队伍是很有激情的,而他们的治疗也被带成了这种风格,这未免有些……头重脚轻吧。”喻文州想了想后,找到了这样一个形容。



只用了一年,鱼鱼已经成功把小狮子撸成了小猫咪。想想双核时代里,鱼鱼和天天一个“你在写个毛啊”和“你懂个毛啊”的态度,再到这里,天天问来问去鱼鱼也耐心回答的样子。还有天天觉得这个决定很英明,一副心服口服我们队长最棒啦的感觉233333333天啊恋爱的人真不一样。驯天高手,佩服佩服。天天歪着脖子说鱼鱼画的东西看不懂也很可爱,有种我们都这么熟了但你画的这是啥啊好困扰哦你就不能画个人画的东西吗!!!的感觉。真可爱啊。





“你说的对。”一个声音竟然接在了喻文州的话后。


  “什么人?”黄少天跳起来回头,身后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看了黄少天一眼后,推了推眼镜,目光落回到与温州的笔记本上。


  “不过有关四个决胜点,我有些不同的看法。”眼镜少年说道。


  “哦?”喻文州顿时有兴趣,身子反向后探着,将笔记本竖起,的探身上前的眼镜少年讨论起来。


  两人就这姿势一成不变的讨论了足足有半小时。比赛早已结束,观众已经开始退场。不知从何时起,一个退场路过的少年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旁,探头听着喻文州和眼镜少年讨论,也不作声,只是不住的点头。


  “你又是谁啊?”黄少天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又一位问道。


  “嗯。”新加入的少年应一声,却根本不是回答黄少天,只是听那听着那二人的分析,觉得实在太有道理,情不自禁的应出了声。


  喻文州和那眼镜少年这才注意到身边又多了一位,一起望了过去。


  “不好意思……”这位挠挠头,有些尴尬,随即介绍起了自己…“我叫肖时钦。”


  “喻文州。”


  “张新杰。”


  几个少年这才纷纷介绍起了自己。


  “我我我我!黄少天。”黄少天凑上来嚷着。


  “你好。”肖时钦和张新杰差不多是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然后目光还是落回到了喻文州身上。


  “有关百花和微草那场比赛,你有什么看法呢?”张新杰问着。嘉世对霸图这一局他们是聊的差不多了,但是一脸的意犹未尽,于是又开始找新的话题。


  “换个地方说吧。”肖时钦建议着。


  “好啊。”喻文州和张新杰欣然同意。


  三人说着就已经离开,黄少天在原地又是愣了一会,这才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哎唉,还有我啊!等会啊,你们那两个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第二赛季遇到王杰希,第三赛季又是张新杰和肖时钦。论我们鱼鱼在给天天解释战术的时候是否特别有魅力,要不然怎么总有人前赴后继。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现自己擅长的一面是不是挺好的(?)三个小战术大师直接无视我们天天好吗23333333天天宝贝儿心都碎了,你们俩哪冒出来的还我队长还我亲爱的鱼鱼啊————喻文州我不是你的小可爱了吗——!





“百花已经找到了胜负的关键。”场边观众席上,准决赛后聊的甚是投机的几个少年,这次干脆约在了一起,以不同于普通观众的眼界,一起观看起了这场最终决赛。


  黄少天自命是一个颇健谈的人,但是在这场讨论中,他输了,他所发表的言论,大概连讨论的十分之一都占不到。不过他每次发表的见解却也十分一针见血,甚至会有那三位都没有洞察到的地方。上次聊天颇受冷遇的黄少天,这次总算赢得了新朋友的重视。


  眼下场上百花对气冲云水的高度重视,赢得少年们的高度认同。


  “气冲云水的辅助,是帮助增加一叶之秋战力的重要部分,以前从来没有人有效切断过。”喻文州说。


  “准确的说,是他们没有对此形成足够的重视。”张新杰说。


  “相比起一叶之秋,气冲云水是这个体系中相对比较容易击破的。”肖时钦说。


  “百花正要这样做了。”喻文州说着,望向比赛转播的大荧幕。




场边的几个少年看到叶秋准确的判断,也正面面相觑。


  他们可不认为这是叶秋乱猜。这是判断,基于经验、意识得出的判断。是有根据,有的放矢的。只是根据在哪?叶秋从哪看出了百花的战略意图?却是他们丝毫没有关注到的。




“差不多了……”场边已有了结论,喻文州长出了一口气,说着。


  “好……好强……”肖时钦都有些结巴了。


  “真是不可思议。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的一叶之秋,竟然还是会被对手低估。”喻文州说道。


  “因为不够了解。只有真正了解他的对手,才有机会战胜他。”张新杰看着长上冲向胜利的一叶之秋,若有所思的说着。


  “那么能击败他的,会是谁呢?”喻文州笑着。


  “自然是我了。”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拍着胸脯。


  “下赛季,会见分晓的。”张新杰说。


  荣耀联盟第三赛季,最终嘉世击败百花,赢取了职业联盟的第三个总冠军,以三连冠之姿建立起了嘉世王朝。


  而在场外,目睹了一整个赛季的新一代少年,正将迎来属于他们赛季。


  那是荣耀史上最为璀璨的新人赛季,这批新人也被称为——黄金一代。



论天天憋屈不憋屈,居然连十分之一的话都没插上2333333333不过关键时刻一阵见血的天天也很帅气呀!!!!老肖老张过分了啊,之前居然不待见我们天23333333鱼鱼你也真是的哦!有了老肖老张就不爱你的天天了吗!!(不 老肖果然是四大战术大师里最软的233333333为黄金一代打call。这个下赛季见分晓总归是没有又跳票。不过做到的应该算是新杰吧w




总结来说就是巅峰荣耀太棒了。


真喜欢看他们年轻的时候,青涩但是又勇往直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小脾气不成熟,但是满满的少年感啊。真棒啊真喜欢他们呀。喻黄真是联系各位感情的桥梁,搞来搞去小家伙们好像都是跟他们先交的朋友,怪不得蓝雨正副队谁的电话都有2333333333人缘儿真心好。


三个小心脏会不会约着一起去吃酸辣米线哦(???

评论

热度(936)